麻豆传媒肏小屄的老头

水滴岛一战游侠们死伤将近一半,如果不是“蓝色妖姬”阿瑞莎及时赶到,这一次甚至可能军覆没。

四名战校级游侠战死,但断了半边肩膀的塔特尔却侥幸活了下来,不过一身修为也几乎废去了大半。

悔恨交加的塔特尔在阿瑞莎面前不敢有任何隐瞒的出了部实情,真实情况让活下来的游侠们又恨又气。

原来塔特尔早就知道水滴岛上栖息着一头九级海王龙,只是凭着他自己无论如何也没能力猎杀。而塔特尔现在又处于冲击战将的最佳时期,如果不在这一二十年的身体巅峰期内冲破战将关,后面的希望便更加渺茫。于是塔特尔便想出了这个召集附近游侠进行集中狩猎的计划,真正的目的自然是借助其他游侠的力量实现自己的目的。

世人敬佩的游侠也有自己的私欲,而人一旦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,最终的结果便是被欲望所吞噬。

阿瑞莎并没有进一步处罚塔特尔,只是收回了他的游侠令牌,联盟不再承认他游侠的身份。而这对于闯荡一生的游侠而言更甚死亡,他余生将活在悔恨郑

这次水滴岛的收获游侠联盟会统一处理,除了活下来的游侠能分到应得的一份之外,大部分将作为战死游侠的抚恤,由联盟派人转交他们的家人。

处理完这一应杂事的阿瑞莎并没有急于离开剑角渔村,因为还有一个管她叫师娘的年轻人一直在等着他。

亚瑟认真的注视着眼前的漂亮女人。蓝色长发,瓜子脸庞上一对含着秋水的杏眼,一身紧身雕花皮甲突显出她高挑火爆的身材,虽然已过四十岁的年纪,但一颦一笑却依然妖娆动人,“妖姬”两字绝非虚名,难怪当年的凯恩斯会被迷的不惧嘲笑用她的外号给佣兵团起名?

“跟我吧,凯恩斯是怎么死的?”先开口的反到是阿瑞莎。

“你知道了?”

阿瑞莎脸上并没有过分的悲伤,只是淡淡的点零头,“当我看到星陨剑在你手里的时候,就大概猜到了。”

公交车上的摄影女孩

于是亚瑟又把当年的事儿详细的跟阿瑞莎讲了一遍。

“很高兴凯恩斯能有你这样的徒弟,他的仇已经报了我也安心了。”

这次亚瑟是真的惊讶了,阿瑞莎并没有预想中的悲伤,更像是听了一个和自己有些关联的故事。难道当年凯恩斯对她用情至深是一厢情愿?

亚瑟忽然想到兰德尔跟他过,让自己顺便化解凯恩斯和阿瑞莎之间的误会,却又语焉不详的没什么误会。

于是亚瑟又试探着道:“我这次专程来诺曼王国找你,主要是受兰德尔大叔所托转告你凯恩斯团长的死讯,还有就是化解你们两人之间的误解?”

阿瑞莎苦笑了一下,“误解?我们之间的没有误解,他有他的家族、女人和兄弟,我也有我的家族和联盟,大家不过是各取其所而已。”

“什么家族和女人?”亚瑟有些不太明白。

“你不知道凯恩斯来自艾萨克王国四公之一的希尔洛家族吗?”

“我是后来知道的,团长还把他的家族姓氏借给了我,不过我后来又把姓氏还给希尔洛家了,我在佣兵团这些年从没听他提过家族,只是后来听他好像跟家族闹得不是很愉快,至于什么女人则根本没听过?”亚瑟似乎找到了些误解的源头。

阿瑞莎一愣,随即立刻追问道:“那希尔洛家族和洛菲蒂丝对于凯恩斯的死是什么态度?”

“希尔洛家族已经知道了凯恩斯遇害的消息,但没有人找过我询问凯恩斯团长的事情,也听过他们对此有什么反应?至于那个洛菲蒂丝我从没听过?”

“兰德尔也从没提过吗?他最后没跟洛菲蒂丝在一起吗?”

亚瑟茫然的摇头。

“怎么会这样?难道是我误解他了?”阿瑞莎完愣住了,然后眼圈开始变得湿润,在眼泪即将夺眶而出的时候起身跑了出去。

亚瑟在屋里等很久都没见阿瑞莎回来。

当亚瑟以为她今晚再也不会回来聊时候,“蓝色妖姬”推门走了进来,她眼中已经没有泪水,但眼圈还能看出哭过的痕迹。

阿瑞莎将手里拎的一大坛子酒往桌上一墩,“本来已经快将那个男人忘了,你却千里迢迢的专程跑过来揭开那块伤疤,我就给你讲讲我们当年那段故事。”

“凯恩斯是希尔洛大公的次子,年轻的时候虽然放荡不羁,但无论从人品还是武学赋上都是希洛尔家几位公子中最优秀的,年纪轻轻就成为风雪军团最年轻的师团长。曾有传言,希尔洛大公是想让凯恩斯在风雪军团锻炼几年,然后回家族接任炽火军团的军团长,甚至连爵位也想传给凯恩斯,而不是他大哥。”

“我父亲是诺曼王国游侠联媚盟主诺兰多,父亲整日忙于联盟事物,我从就是一个没人管的野丫头,而我的理想也是成为一个像父亲那样行侠下的游侠。”

“凯恩斯和我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,应该没有任何交集。但命运就是这么神奇,我们俩不但相遇了,还互生好福他在风雪军团领兵,我就在艾萨克边境地区游荡,这样只要他一带队巡逻的时候就能见到我。”阿瑞莎端着的酒碗久久没有喝一口,当她回忆这些和凯恩斯共同经历的时候,脸上不自觉的洋溢出幸福的光彩。

“凯恩斯后来因为叹息峡谷一战师团几乎军覆没心灰意冷,加上重伤在身便从风雪军团退役。为了给跟随他共同退役的那些战士一条谋生的渠道,也为了养伤和远离政治争斗,我们来到边境成立了一家佣兵团,那个家伙竟然给佣兵团起名‘蓝色妖姬’”

“在华奥雷斯城最初的那段时光也是我们俩最快乐的时光,直到凯恩斯的未婚妻直接找上门来?”

“未婚妻?”亚瑟忍不住打断了阿瑞莎的讲述。

“就是洛菲蒂丝,古罗兰侯爵的女儿。洛菲蒂丝不但带来了两家当初订立的婚约,还有希尔洛大公让凯恩斯回家族完婚的亲阁信。”阿瑞莎露出了一丝苦笑,“是我自己太傻了,希尔洛大公怎么会同意自己的儿子、炽火军团未来的军团长娶一个游侠的女儿一个贵族眼中的野丫头呢?我们俩从一开始就不可能!”

亚瑟急忙追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凯恩斯就带着洛菲蒂丝回王城了。”

后面的结局不用阿瑞莎亚瑟已经猜到了,阿瑞莎一赌气就回到了诺曼,事实上凯恩斯并没有娶洛菲蒂丝,而且还跟家族闹翻了。至于具体发生了什么,现在恐怕只有希尔洛家族的人和那个洛菲蒂丝清楚了。

亚瑟还有个疑惑,“既然是误解,那凯恩斯后来能到诺曼王国找过你吗?”

阿瑞莎的眼睛再次湿润,痛苦的摇头,“我不知道,或许找过,但因为情绪失落我有一年多都在海上。”

所谓缘分,想必就是如此,缘来时相视一笑便情定终身,缘去时,擦身而过便咫尺涯……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