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欢迎你

得到了首领的命令,那些嬉皮士们立刻变得抓狂起来,就好像是刚刚打了鸡血一样,兴奋地不能自已。

一道道摩托车大灯发出的强光交叉在一起,几乎将这片偏僻的区域照的如同白昼一样璀璨。

骑手们纷纷下车,手里拎着铁尺、钢管、棒球棒、狼牙棒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新手拿着西瓜刀。

打架的人都知道,如果是一个高手的话,是绝对不屑使用刀的,哪怕稍微的有些力气,都会选择棒球棒或者铁尺做武器。

因为被砸伤之后,伤患几乎难有反击的能力,而一般的刀伤并不能立刻让对手丧失战斗力。

说白了这些嬉皮士在林松的眼里连杂碎都算不上,如果是菲尔特的话,是绝对不会派遣这些小鱼小虾前来送死的。

但是就这么一群小人物,居然也是不怕死的来了,这就让林松困惑不解了。

都说杀鸡焉用牛刀,菲尔特这是杀牛用鸡刀啊,是不是有点失策了?

虽然这些嬉皮士战斗力不怎么样,但是论起偷鸡摸狗来一个比一个贼。

林松隐蔽的地方很快的就被他们锁定了,这群家伙就像是有特异功能一样,很快的就朝着林松隐蔽的地方包围过来。

“看到了,出来吧。”

一个嬉皮士诈道。

白色梦

林松也知道他们没有发现自己,只不过是在敲诈,想打草惊蛇。

但是不出去的话躲在这里肯定误事儿,不如趁着菲尔特还没有抽调出精锐战力之前杀出去。

想到了这儿,林松从黑暗的角落里跳了出来。

让林松没有想到的是,嬉皮士居然不怕死,看到只有林松一个人,他们仰仗着人多势众,挥舞着手中的武器一哄而上。

打头的是一个光头,手里攥着一根方寸的铁尺,照着林松的天灵盖就劈砍下来。

林松也想试一试这些人的成色,一个滑步近前,一拳轰出,快如闪电。

光头的半张脸顷刻间就被流星般的拳峰给轰塌了下去,将近二百斤的大个子,脚下无根,整个人连带着倒飞了出去,连带着后面的三个嬉皮士一起摔倒在地。

只能用弱鸡来形容了,真有些让林松失望,和这些敌人交手,确实有些掉价。

‘噢!’

林松回身一个下勾拳,鸡冠发型的嬉皮士惨叫连连,身体弓成了大虾的形状,一股恶臭应声而出,这一拳的力量,直接把他的屎给打了出来。

林松不由得摇了摇头,太没意思了,刚才看到大个子是弱鸡,想必这厮也强不到哪儿去,只用了三分的力量,却不料连这点力道都承受不住。

其余的嬉皮士虽然看到同伴的残像,可是却也挺不住脚步了,他们冲的太快了,也太猛了,还以为一个瘦小的华国人好欺负,眨眼间就来到了林松面前。

既然来了,那就回敬几拳吧,别白来一趟好吧。

林松出拳的速度几乎是肉眼不可见的那么快,在这些嬉皮士看来简直就是变态啊。

他们连林松怎么出拳的都没有看清楚,就被打的鼻青脸肿,一个个捂着塌陷的鼻梁骨发出了凄厉的惨叫,就好像是杀猪现场一样,场面十分恐怖。

为首的黄毛看到这一幕,也惊呆了,他立刻从摩托车的皮囊里抽出来一支短管来复枪。

对着林松就要开枪,不过他没有来得及调整好方向呢,同样的来复枪就已经抵在了他的下巴上。

黄毛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手里的来复枪就跑到了林松的手里,并且已经指向了他的脑袋。

这还不是最主要的,最令黄毛感到无助和恐惧的是,林松当时距离他可是有将近百米。

林松是怎么做到的,眨眼就到了眼前?

此时的黄毛想死的心都有了,额头上早就被细密的汗珠沾满了。

“别杀我。”

黄毛甚至连说话都不会了,哆哆嗦嗦了半天才哀求道。

就在黄毛苦苦哀求的时候,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林松看了看手机,然后命令黄毛接通电话。

黄毛哪里还敢违抗,他的手下都变成了人肉地毯,现在就铺在冰冷的水泥路面上,而他也被林松威胁,自然是唯唯诺诺。

“别跟死了爹一样,正常点。”

林松说话间,用来复枪的枪口怼了怼黄毛的下巴。

黄毛吓得还以为林松要杀了他呢,当时就吓得屎尿齐出,裤裆里窜出一股股令人作呕的味道来。

不过很快黄毛就明白了林松的意图,接通了电话,尽可能的保持着平稳的嗓音。

“莱昂,让我失望了。”

电话那边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。

“白瑞德,骗了我。”

莱昂黄毛不忿的说道。

“莱昂,已经老了,不太适合继续留下来管理这片街区了。”

电话那头的声音变得冰冷了许多,似乎并不是在同黄毛协商条件,而仅仅是转达一下而已。

“白瑞德,这个疯子,管不了我的,老子还是这里的草头王。”

黄毛有些愤慨,但更多的是恐惧,他已经开始颤抖了,因为白瑞德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货色,他是菲尔特的手套。

“我说的太多了,这是我的错,再见莱昂。”

很快电话就被挂断了,只留下黄毛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,此时林松好像成了多余的,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。

“就因为没有完成白瑞德交给的使命杀了我,他就要废了吗?”

林松很同情的问道,自己这一次来可是牵连了不少人。

“去他们的白瑞德,老子和没关系。”

莱昂黄毛狠狠地将手机扔在了地上,摔得稀里哗啦。

‘嗡嗡嗡’

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,林松回头一看,一架无人机开始降低了高度。

“杰瑞是吗?”

莱昂看着无人机有些发呆。

不过这架无人机和刚才被林松击毁的无人机有些不同,似乎这架无人机更像是一种战斗型号。

果然距离林松和莱昂近了之后,无人机悬停了下来。

“不好。”

林松爆喝一声,急忙跳转到了一旁。

‘砰砰砰’

一束火焰喷涌而出……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